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路途遥远,我们在一起吧(五)

*因为渐渐写成了日常,所以关于每一章的茨木视角被我吃掉了,之后就只有主萤草的了,这是个不太正经的日常文23333
*最后,使用愉快~

最近两天npc山兔大暴走,搞得家里一片低气压,几乎一打照面,全是黑着一张脸宛若中毒。
又一次在第五层挥泪告别之后,山兔问了一个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:“晴明大人,为什么npc山兔攻击aoe?”
晴明想了想,“我也很想知道,npc座敷aoe攻击加吸血,为什么我们家里的座敷装备了辐翼后没有卵用?”
山兔和晴明一起望向了座敷。
正在烤地瓜的座敷扛不住这热烈的视线,犹豫了半天,还是开口:“因为,我不是npc。”
山兔恍然大悟,可一想到这次的新衣服可以光明正大的带团子,又犹豫了,她试探的问:“那我的新衣服呢?”
晴明瞥了一眼挂在墙头抓茨木的萤草,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下巴,若有所思道:“除非茨木能够帮忙。”
山兔闻言,当即扯着嗓子嚎:“萤草,把那只茨木拐过来!”
刚刚在墙头上坐定的萤草直接一个倒栽葱摔下了墙,而茨木因为山兔这句话惊得反应慢了好几拍。
被山兔这么一吼,原先那一点点小九九瞬间被暴露在阳光下,但这并不代表她会大方的承认,哪怕她看见了茨木似乎红了的耳尖。
萤草爬起来开始挥舞着她的蒲公英,只希望能捉到山兔吊起来好好教育一下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。
为了能让萤草心甘情愿的把茨木拐过来,山兔开始利用自身特长,满院子拔足狂奔,还时不时回头跟萤草说茨木的好。
看着萤草因为刚刚那句话追着山兔满院子跑,茨木很多年都未出现的幼稚心态,让他想做件事。
追着山兔从茨木面前跑过时,萤草听见他低声却清晰可闻的话,隐约带着调侃:“萤草,你要来拐我吗?”
萤草,你要来拐我吗……拐我吗……我吗……吗……
刹那间,所有动作全静止。
空气中此时弥漫着的氛围,叫做羞愤。
没料到茨木竟会这样问,这让萤草不由得脚下打滑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
她下意识地回头,看向嘴角弯着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的茨木,抖着唇问:“请问,你是茨木吗?”

评论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