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路途遥远,我们在一起吧(二)

*第二章重写了,因为之前的节奏太快跟不上第一章,嗯,就这样,ooc算我的。
*最后,食用愉快~
—1—
萤草对茨木的第一印象是,比两家院子中间那堵墙还高。
旁边山兔解释说,其实一开始墙很高的,只是妖刀姬没事练刀一点一点削下来的。
萤草瞥了眼几乎水平线的墙,叹了口气,茨木没被削死真是命大。
“茨木那会儿还没来,以前首无站那里,第一天就被削了。”山兔说。
嗯,真可怜,难怪连脖子都没有。
萤草抬头看了下太阳,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,拉着山兔又挂墙头了。
一眼望过去,满院子的漂亮姐姐和好看的大哥哥,还有一只画风不太对的椒图。
那是他们家的,不是隔壁的。
萤草刚来那会儿,家里式神少,日子倒也过得丰富多彩。
式神们最喜欢做的是去隔壁玩。
尤其是椒图。
她每天都会到隔壁荒川房间门口敲门,说一句:“你好,你有条美人鱼请签收一下。”
并对此乐此不疲。
晴明曾一度怀疑椒图是隔壁派来的卧底。
然而只有萤草,每次椒图有去隔壁敲门的念头,便欢天喜地的把她送过去,然后趴在墙头上围观。
隔壁院子魅力之大,可见一斑。
但只有萤草自己知道,她是为了看茨木。
说起来茨木也不算隔壁最帅的,英俊的脸庞,坚毅的轮廓……嗯,谁说不帅的,她萤草第一个冲出去揍他。
萤草悄悄看了眼触手可及的茨木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,然后松开了扣着墙的手。
果然,她人刚往下滑了一点,就立刻被提抱起来放在了墙上,茨木那双写满了危险的眼睛瞪着她。
“你在干什么?”
“我在看椒图。”萤草说,随后不动声色地往茨木那边挪了挪。
“没摔死你,你真是命大。”茨木又瞪了她一眼,却是伸手绕到萤草身后,几乎是圈抱着她。
萤草愣了愣,眼睛几乎笑成了新月。
—2—
如果非要说院子里有什么变化的话,大概就是那个总是偷偷扯住自己衣袖,然后假装手滑的萤草了。
茨木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活跃在自己的视线里,扛着住了椒图的贝壳过来,又趴在墙头围观。
所以他几乎是习惯性的伸手握住了那只柔软的小手,提起来抱坐在自己身边。
“你在做什么?”茨木问。
他看见萤草鬼鬼祟祟的摸出剪刀,剪了他的一缕发。
被抓包的萤草嘿嘿一笑,“食发鬼说想尝尝你头发的味道。”
茨木面无表情:“哦。”
可第二天他发现萤草腰上多了一个绣着花的小荷包,山兔偷偷告诉他,里面装的是男人的头发。
“哦。”茨木依旧面无表情。
“你不生气?你竟然还笑!”山兔惊讶得哇哇大叫。
因为里面是他的头发。嘴角的弧度,又偷偷上扬了几分。

评论(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