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路途遥远,我们在一起吧(一)

*和上一篇《良木良人》同一个系列,嗯,我好像写的都是邪教cp,抱紧自己。
*每一章分为1和2,1为萤草视角,2为茨木视角,大概就是这样。跟茨木萤草的传记无关,纯属个人脑洞,ooc求轻喷。
*最后,食用愉快~
—1—
妖这一生大抵长得等不到迟暮白头,所以一开始便白了头。
萤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正和山兔挂在墙头光明正大偷看隔壁的茨木,从他红色的角,到没有穿鞋的脚,最后落在他英俊的脸上。
“我发现长得好看的几乎都没有鞋穿。”萤草做了总结。
山兔在旁边兴奋:“我也没有鞋穿,说明我长得好看。”
“你那兔腿子哪来给你鞋穿?”萤草说。
“你信不信我一个幸运套环下去你可能会变成纸片人?”
兔子成精了,也傻了,明明除了兔耳朵都是人类的样子,萤草叹了口气,抓着墙的手开始无力。
她第一时间看了眼下面的蒲公英,很好还在,再看看山兔脚下的蛙……
嗯,蛙不在,山兔祝你好运。
可萤草没等到贴着墙一路留下抓痕,因为她被人拉了起来,落入了一个有着淡淡香气的怀抱。
男人用香包不是洁癖就是基,萤草靠着宽阔温暖的胸膛愉快的想。
茨木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屈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之后放开她,看着她趴在墙上一把提起了山兔,进行新一轮的吵闹。
茨木的嘴角微不可察的弯了弯,弯出了一个浅浅的弧度。
—2—
茨木第一次见到萤草的时候,是初春,那时候空气里有着微微的凉意,精灵一样的女孩子蹦豆似的在隔壁院子里上蹿下跳。
茨木难得发了会儿呆。
以至于萤草拽着他垂下去的袖子在下面荡啊荡的,差点没把他扯下去。
“你在干什么?”他问。
“我在荡秋千,你呢?”
茨木眉目都带着笑意,似是玩笑,又似在做什么正经的事,伸手拉住了开始下滑的萤草,“我在看你。”
“在看我呀……”萤草抱着他的手臂若有所思。
嗯,耳畔有花开的声音,春天到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