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失忆症候群(一)

*名字乱取的,这是一个画风清奇的脑洞,当茨木和萤草都失忆的脑洞。
*依旧双视角!一如既往的渣文笔,嗯,长短不定。

—1—
在此之前,我可能要先给你道个歉,没能活成你想要的模样,没能像你无数次的幻想中那样,踩着漫天飞舞的樱花雨里降落在心上人身边,也没能在五月的烟雨中回到开满小花的庭院。
嗯,对不起,我亲爱的萤草。
今年初春的时候,平安京下了一场薄雪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,嗯,我是看到了,我还看见了茨木。
你的心上人,那个明明只有一只手臂,却称霸平安京的男妖怪。
我偷偷叫了他的名字,然后在他转身的时候,快速地逃走了。
哦,对了,他正在找你。
你听见了吗?他说他很想你。
不过,我想你应该听见了。
—2—
茨木听见萤草在叫他。
可他回过头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看见,只看见了雪地上轻巧的小脚印,小小的,倒是有点像萤草的。
旁边荒川看了一会儿,凑过来问茨木,“怎么了?”
茨木抬头眺望了两眼,想了想,说,“我刚刚好像听见萤草在叫我。”
“萤草?”死在八岐大蛇一战的小姑娘,萤草。
茨木压根没注意他语气里的怪异,点点头,说得一本正经,“嗯。我想了想,我好像很久没看见她了,所以可能是我的幻听。她现在应该在外面游玩。”
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茨木你确定你真的没有忘记什么吗?”
茨木有些意外,不就是幻听一下吗,怎么跟受了重大打击,失去了某部分记忆一样。
荒川看茨木不以为然,懒懒地解释:“你的样子看起来你忘了一些东西。”
事实证明荒川说的没错,茨木的确忘记了一些事。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樱花树下,盯着黑晴明愣了半天。
他问:“黑晴明不是在黑夜山称王称霸吗?”
“以前是。”淡淡的三个字沉沉落下来,茨木抬起头,只看到一个侧影,裸露着上半身的男子,像一阵风一样从他身边掠过,接住了从房顶上滚下来的妖艳女子。
茨木愣了一会儿,有些不确定他是不是看错了。
“荒川,挚友什么时候跟红叶在一起了?”
“……”
“荒川,你还没告诉我黑晴明怎么回事?”茨木一个人在旁边嘀咕了半天,忽然记起来,“荒川,萤草呢?”
“我好像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。”


评论(6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