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
*这里是前段时间无意间看了座敷x荒的小短漫,入了荒座邪教的假写手。这是一个论如何带回ssr的正确方法!
*关于座敷童子是男是女的问题,感谢评论里小天使的提醒,去看了下图鉴,果然是女孩子。
【躺地】好尴尬,一直看的是传记,就觉得是男孩子来着!
最后,【鞠躬】给另一位小天使道歉。

—166—
雨女学会下酸雨了,家里的花草树木都快被她的雨腐蚀完了!
—167—
座敷童子第一次见到荒是在斗技场上。
彼时的荒强迫症特别厉害,见谁血厚总是要冲上去揍一顿,揍的血条一样才甘心。
座敷是最后一个被揍的,身上被很有心机的晴明暗搓搓装备了一身的镜姬。
座敷怀里抱着小白塞给她的包子,眼睛一眨一眨的,像小动物,她费力的仰着头,脖子都快仰断了,都看不清荒的脸。
荒,太高了。
他一来,拉高了平安京所有式神的身高。
荒微微低着眼,看着不及自己腰身高的座敷,鬼使神差地,蹲下身子捏了捏她的脸颊,软软滑滑的,特别Q。
荒又捏了捏,“真软……”
座敷气得嘴巴翘的老高,鼓着脸颊低着头不去看他。
荒望着她撅得可以挂油壶的嘴,恍然一副想起了什么的表情,嘴角忽地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,在座敷小小的惊呼声中,伸手将小小个的她揽进怀里,抱着就跑路了,全然忘了自己还在斗技。
大抵是从未见过这般土匪的式神,座敷缓了老半天,愣是没缓过神来。
换做平常,她早就蹿到萤草身后求保护了。
哪里还容得下这土匪似的荒当众掳走自己?
怪就怪,他那该死的强迫症一路打过来,所有人都懵了。
—168—
座敷鼓着脸颊坐在台阶上,手里捧了杯热茶,她低眉看着里面浮着的花与叶,低头小口的啜饮着,有些烫,还有些甜。
她听见有人在叫她。
“座敷,以后你就住这里了,怎么样?”是荒。
荒朝她伸出了手,座敷迟疑了下,将手放在了他手心里,与此同时,荒接过了她手里的茶杯,放在了矮桌上。
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荒又问。
座敷依旧鼓着脸颊,时不时抬脚踢踢他的小腿,满脸的不开心,过了好半天,才开口问:“为什么?”
他凑过去,吻了吻座敷额头上的鬼角,笑容里有阳光的味道:“没有为什么,就是看你挺顺眼的,想把你带回来一起住。”
座敷的脸可疑地红了红,她嘟着嘴,低头认真地一根一根掰开荒扣住他手的手指,声音很软很轻,“但是我要回家。”
“什么?”荒问。
“我要回家。”座敷抬眼看着荒,她的眼尾带着一抹极浅的红色,特别的好看。
“晴明大人还在等我回家,大家,都在等我回家。”
“我知道了,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荒点点头,语气云淡风轻地像是在讨论今天乌云滚滚的怎么出太阳了。
“跟我回去?”
座敷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,“为什么要跟我回去?”
荒在说真话和说假话之间,选择了沉默。
他牵起座敷的手往门外走,门口的樱花树下站了几个人,赫然是座敷家里那几位扛把子。
“晴明晴明,他说他要跟我回去。”
座敷走过去,小动物似的扯着晴明宽大的袖子摇了摇。
“好,很好,非常好。”晴明偷偷用袖子抹了把非洲泪。

评论(14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