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谢谢你没把我忘记

*这次真的是糖饼。

01.
初见萤草的时候,茨木还不会说话。
那时的他刚刚被晴明召唤出来带回家,脾气不太好,甚至糊了晴明衣服一片口水,龇牙咧嘴地好像在威胁着谁。
晴明带着骑在他肩上揪杂草似的揪着他头发的茨木,环顾院子一周,目光锁在身后跟了一堆萝卜头的萤草身上,“萤草,姑姑最近不在家,就麻烦你了。”
萤草只觉得一个团子砸进自己怀里,那团子还长了只手,摸上她的脸,最后留了个口水印子。
萤草笑弯了眼睛,并不觉得自己被轻薄了去,她伸手揉了揉团子,那团子抬头龇牙咧嘴地冲她一笑,露出没长齐的牙,凑近去,又是吧唧一口。
萤草摸了摸沾了口水的唇,安静了片刻,淡粉色的唇轻掀,“丫的流氓。”
初来家里的茨木见谁都是凶神恶煞一放开就要咬人的样子,除了见到萤草,用晴明的话来说就是,小伙子很有远见啊。
02.
萤草对于这个新增的尾巴越看越觉得不满意,天天盼着姑获鸟赶紧回来带孩子,别巴望隔壁山头的大天狗了。
茨木倒是对于萤草很满意,满意到天天挂在她身上宣誓主导权,不是当众吧唧一口,就是趁萤草不注意故意手滑扔球……
一切的一切,只为让大家明白,萤草是他一个人的,好让大家断了黏过来的念想。
茨木算盘倒是打得挺响。
奈何萤草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,他再如何搞事也是微微皱着眉头,既不怒也不骂他。
直至那天,他终于忍不住,又手滑丢了手中的球。
暗紫色的手自地底凭空出现,带起巨大的妖气,抓住了那红色似乎带了面具的小动物。
他本该和往常一样,趴在萤草肩头笑得一片灿烂,再揽着萤草的脖子撒娇说拿不住球,又掉了。
唇畔的笑容来不及展开,刺骨的疼痛瞬间蔓延了他全身,茨木只觉得喉头一甜,哇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
他顶着一张惨白的小脸,久久不语,又过了半晌,才期期艾艾地说了句,“疼……”
疼?
萤草扭头看了一眼,正努力刨坑试图埋住自己的小麒麟,忽地笑了。
那是茨木第一次看见萤草生气。
嗯,有点不愿意回想。
03.
成长的速度快得像抓不住时间的尾巴,茨木成为一拳超人时,他已经不能再窝在萤草怀里了。
再去回想,茨木几乎快要记不清,他成长的这段时间里具体发生过哪些事,印象最深的还是萤草抱着他,周身缠绕着绿色的萤光。
她吻了吻他肉嘟嘟的小脸,唇角的血迹太过扎眼,“茨木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萤草……茨木摊开掌心,是一株小小的蒲公英,绿色的杆,毛绒绒的蒲公英,如同她人一样,给人柔软的感觉。
而那种感觉,他几乎快要记不清了。
茨木依旧一如从前,无法无天见谁都怼。看到萤草拎着小狐狸从门外进来,眼皮子一挑,懒懒散散地道:“哪来的狐狸?毛色还不纯正,杂交的?”
小狐狸腾在半空中直蹬腿,叫嚣着要冲过去揍他,被萤草拍了下脑袋就安静了。
“晴明从外面带回来的,新的式神。”她解释道。
茨木只“哦”了一声,凑近顺手抽走了她手里的小狐狸扔到一边,抱了萤草满怀。
明明以前都是萤草抱他的,却不知怎的,这么久以来,萤草从未长过个子,反倒是他,窜得跟吃了那啥似的。
而今的萤草虽依旧不温不火,却再也不似从前那般温润的性子,偶尔也会为茨木过分亲昵的动作小小的脸红和炸毛。
在茨木又一次半夜溜进她房间,并掀开被子同她躺在一起,抱住她时,终于忍不住出声,“你为什么老往我这儿跑?”
许是那一瞬她的眼神太过淡漠,以至于让本来有歪理瞎扯的茨木无从可说,索性乖乖埋在她肩窝里。
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喷在她脖子上,有些痒,她缩了缩脖子,下一刻就有温润柔软的东西贴在她脖子上,旋即转为啃噬,细细密密的,带着极致的温柔。
她垂在身侧的手一颤,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,却又来不及问出口,唇再度被封,他辗转在她唇上吐息。
“萤草,我要走了。”
04.
妖狐来那一年,茨木跟着酒吞离开了晴明的家,离开了平安京。
男孩子总是这样,长大了总要出去闯一闯,不会安分于一方故土。
女孩子则不一样,总会停留在某一处缅怀过去。
很早很早以前,萤草就知道茨木是留不住的,却始终不明白,他为什么会跟着晴明回来。
直到那天下午她带着妖狐从外面回来,经过晴明的房间的时候萤草才知道,茨木他从来都只有一个目的。
几年前与黑色阴阳师的战斗,死了一位式神,叫萤草,后来,被桃花妖救活了,却失去了原本的记忆。
仅次于鬼王的男人自愿返了魂,从头来过,他说,我想陪着她重新再走一遍以前曾经走过的路。
哦,对了,茨木来的那一日,她刚刚从漫长的沉睡里苏醒。
茨木离开那日,平安京落了雨,满城的紫阳花一夜开遍。
在那样的光景下,茨木抱着她,如同幼时抱着她的模样,卸去了平日的戾气。
“萤草,我走了。”
“嗯,再见。”
没有过多的情绪,却仍然最后在他掌心里塞了一株小小的蒲公英。
那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。
赠君与花,以盼归期。
05.
暌违一年,再见茨木是在妖狐成为家里独当一面的存在时,在平安京的朱雀大道。
那一日跳跳妹妹跟妖狐吵了架,抱着跳跳犬离家出走。
萤草慢吞吞地跟在妖狐身后,一路尾随跳跳妹妹出城,恰逢春季,或粉或白的樱花铺了一地,踩上去时有细碎的响声。
萤草一时听得入了迷,没注意前方,竟撞上了一堵肉墙,纤细的身子瞬间被弹了出去,幸亏一只大掌握住了她的细腰,才不至于跌倒。
时隔一年,再次与茨木这般近距离相处,没由来的,她听见了自己胸腔里漏掉的一拍心跳。
茨木的个子很高,此刻逆着光,即便他们的距离如此近,萤草仍然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她知道他此刻一定是笑着的。
他的一头红发在阳光下有些耀眼,萤草眯了眯眼睛,声音微颤:“茨木,欢迎回来。”
最后一个字才从喉咙里溢出,茨木便堵住了她的唇。
熟悉的气息一点一点将她包裹缠绕,温柔缱绻。
她终于记起,她喜欢了很久的大妖怪。
“谢谢你,没有把我忘记。”

评论(18)

热度(6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