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一块毫无技巧的小糖饼

*如题,依旧是阴阳师系列合集的故事,最近脑洞有点大【躺地哭】,最后求不被打死。

01.
这年夏天,晴明的庭院里又开满一院的紫色的桔梗花,层层叠叠的紫色仿佛要吞噬一切。
萤草艰难地拨开花丛,将被扔在里面的蒲公英拖了出来。
那是几分钟前被茨木扔进去的,因为蒲公英砸到了他的脚。
茨木侧躺在廊上,昏昏欲睡,嘴里却抱怨不断:“萤草,你那蒲公英是灌了铁水吗?真重。”
“我的脚好像肿了,萤草你要不要治愈一下?”
“萤草,你还在不在?”
“萤草……”
“嗯,我在。”
温柔的声音随风缭绕在耳边,茨木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,翻了个身,揽着萤草的腰,安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02.
不知道是不是夏日午后过于炎热,茨木睡得极不安稳,睡梦里,就好像有人拿着刀子偷偷破开了他的胸膛,取走了心,以至于醒来的时候,心脏的地方空落落的,也疼得厉害。
茨木倚着廊柱连灌了两杯凉茶,浓郁的紫色,看得心烦意燥,地狱之手有点蠢蠢欲动,他起身扔了茶杯往里走。
走了几步,脚下踹了一样东西。
那是一棵泛着点点萤光的蒲公英,细碎的萤光在蒲公英上跳跃飞舞。被茨木踹了一脚后,骨碌碌的滚了好几圈,最后停在了一对小巧可爱的脚边。
“它自己停在我脚边的,而且它还不跟我说。”茨木不动声色地解释。
萤草并不在意他的回答,她跃过蒲公英,在茨木面前停下,扯了扯他的袖子。
茨木身体微弯下来让她能够拍到他的肩。
萤草顺势攀着他的肩,仰着头亲了亲他的唇。
“嗯,我知道。”
03.
一阵微风拂来,微凉,落在眼睑上的光已然转为了红色。
看来他睡了很久。
茨木缓缓睁开眼睛,入目是被夕阳染成红色的蒲公英,没有萤光,甚至有点了无生气。
啧,萤草是不是忘记给它浇水了。
茨木笑笑,宝贝似的拿起蒲公英抱在了怀里,这才转头看向不知何时坐在旁边的晴明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“在你睡觉的时候。”晴明说,紧接着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罐子,“我从孟婆那里给你带了这个,要尝尝吗?”
“孟婆汤?”茨木拔下木塞,一股不知该如何形容的香气飘了出来,一点一点的侵蚀着茨木的感官。
良久,茨木晃了晃空荡荡的罐子,他问:“晴明,萤草回来了吗?她的蒲公英好像快要死了。”
晴明看着茨木,什么也没说。
挂在妖琴师手臂上的山兔眨了眨眼,“茨木是不是忘了,萤草早就不在了。”

评论(51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