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琴兔】幸运星

*鬼知道大家都经历了什么系列,(. ❛ ᴗ ❛.)

05.
山兔坐在院子里听蝴蝶精和孟婆合奏,吃饱喝足的妖琴师听见声音跑来也想合奏,小短腿迈得特别急,满脸期待扑在山兔背上:“我可以加入吗?”
妖琴师这下扑得挺猛,山兔险些没稳住一头栽进土里,妖琴师手中的琴还Duang地亲吻上了山兔的后脑勺。
妖琴师心虚地看着成了折耳兔的山兔,连忙扔了琴伸手扶起了山兔……的耳朵。
要是仅仅是扶起耳朵也没什么要紧的。要紧的是,有两个观众。
要是仅仅有两个观众也没什么要紧的。要紧的是,这两个观众是孟婆和蝴蝶精。
“山兔你要锻炼了,瞧你都差点被妖琴师撞倒。”
“山兔我说你给妖琴师吃的啥,这么大力气……”
“山兔啊,别伤心,这样的妖琴师长大了才好保护你……”
伴奏声为,三味线和小鼓的合奏。
而山兔,面对落进下石看热闹的孟婆和蝴蝶精,手伸到后面把妖琴师捞到了前面,又把琴放在了他面前,说:“琴琴,孟婆和蝴蝶精说想和你合奏。”
孟婆和蝴蝶精狠狠地瞪了山兔一眼,像躲瘟疫似的逃走了。
只留下尾巴快要翘到天上的山兔,以及拨着琴弦一脸呆萌呆萌的妖琴师。
“兔兔。”扔了琴的妖琴师转身像只急需要安慰的小动物,抓着山兔的衣服紧紧地靠在她怀里,眸子有些黯淡无光,“她们为什么跑那么快?”
山兔眼也不眨的撒谎,“因为她们觉得技不如人。”
像是相信了她的话,妖琴师的眼里渐渐有了光,晶亮的眸子好像夜空里闪耀的星辰。
山兔心底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罪恶感。
可无论是人还是妖,总得去试着接受和习惯,即便琴声传入耳中时仿佛看到了正在办公的阎魔和判官。
晴明偷偷给他的琴声取了个名字:杀人无形。
可现在听起来,却无端多了些悦耳。
06.
妖琴师喜欢弹琴,考虑到妖琴师不太爱说话的性子,晴明放任了他这个爱好,反正他们都听习惯了。
那天山兔跟着晴明出门打麒麟和八岐大蛇,其他式神也都出门了。妖琴师一个人在家闲得无聊,小纸人不会说话就抱着小扫把坐在他肩上听他弹琴。
结果和隔壁院子共同拥有的矮墙上突然坐了个人,银色头发在阳光闪着漂亮的光泽,就是蓬松得像是随意抓了几把,金色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的扫了他一眼,薄唇紧紧抿着半天也没说一句话。
最后还是妖琴师抬了头才发现他的存在,他身上庞大的妖力让他有些害怕。
小纸人安抚似的摸了摸他的头。
两人相顾无言,最后还是茨木先开了口,声音有些生硬且不自然:“你的琴声真……有特色。”
妖琴师眨了眨眼,问道:“你喜欢吗?”
茨木沉默了片刻,目光沉沉地看着他,也不回答也不反驳,“你可以弹得更好的。”他探手在墙后一抓,似乎抓住了什么,妖琴师隐约听到了挣扎的骂声。
那是一个和他长相相似的妖怪,只是年龄比他大,也更为成熟,修长的身子被茨木拎小鸡似的拎在半空,微微蜷缩着像只虾子。
茨木将他往院子里一扔,只说了一句话:“教他弹琴。”
男子瞪着茨木翻身落回了自家院子,盘旋在指尖的妖气无奈消失。他扭头看着妖琴师,眉尾微微挑起,显得有些倨傲,“我只教你一遍,多一遍都不行。”
“我有答应让你教我吗?”
……
后来归来的山兔发现妖琴师的琴声不太一样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