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琴兔】幸运星

*占个tag求不被揍!
*大概会涉及到其他cp,毕竟我是一个要写完【划掉】邪教cp的人。

03.
听到妖琴师说要弹琴的时候,山兔想的其实是,啊,我家琴琴主动要求弹琴给我好开森。
开心不过三秒,请允许她去地府找她的小伙伴孟婆讨碗汤喝。
山兔给妖琴师盖被子的时候还在想,要不要以后限制琴琴弹琴的时间地点好了。
妖琴师裹着被子在被窝里滚了一圈,最后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爬出被窝,安安分分的躺在枕头上,小脸红红的望着山兔。
山兔眼皮一跳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“怎么了?”
“以后晚上出去的话,我弹琴给你听。”
妖琴师往她怀里缩了缩,额头上的角抵着山兔的下巴,让山兔不敢低头,怕折断了他的角。
山兔拍了拍他的背,表情是难得的正经,“琴琴,晚上出门坏蛋。”
“唔……”妖琴师的嗓音里因为染上了睡意,软软的像是裹了糖。
山兔愣了愣,下意识手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拍他的背,不一会儿,沉稳的呼吸声传来。
妖琴师睡了。
山兔偷偷从被窝里退出来,快走到门边的时候又回头掖了掖被角,这才离开。
妖琴师那会儿晚上睡觉总需要有个人陪在身边,山兔自然而然成为了那个陪客。
一是山兔不允许其他式神染指她家妖琴师,二是妖琴师这人认定了一个人便只能是那个人。
晴明说,这叫占有欲。
04.
妖琴师坐在樱树下,头顶的阳光被光秃秃的枝桠分成了好几缕,落在他身上成了点点光斑。
他抬头望着树上斜倚着的大天狗,他的手上拿着他的琴。
他不会爬树,只能这么仰头看着,期盼着树上的大妖怪能够良心发现把琴给他送下来。
眼睛被阳光刺得有些痛,他揉了揉眼睛。
树上的大天狗丝毫未动,只是冷漠的问:“夜里还弹琴吗?”
“我弹得不好听吗?”妖琴师反问。
被召唤出来之间,他守着自己自己小小的一方天地,只有琴声相伴,所以他自己也分不清好听与不好听的区别。
大天狗默了会儿,展翅从树上飞落而下,把琴还给了他,临走时揉了揉他的头,道:“雪女睡眠浅,你如果喜欢弹琴的话,白天弹吧。”
妖琴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快到中午的时候,山兔从外面回来,捧了一堆金光闪闪的装备,一瞧见妖琴师就往他身上装,折腾了大半个小时,山兔才满意的点点头。
妖琴师等她捣鼓完才握着她的手,问:“兔兔,什么是不好听?什么是好听?”
山兔愣了一下,心想是哪个兔崽子趁他不在跑来找妖琴师了,回头逮着了一定给她个幸运套环。
“兔兔?”
山兔神游得太明显,妖琴师皱着眉头唤回她,却没想到山兔亲了亲他额头的角。
“琴琴,我喜欢你的琴声。”
妖琴师不动声色地望着她,良久之后,他放下琴,踮起脚尖攀着山兔的手臂亲了亲她的脸。
“那我以后每天都弹给你听。”
山兔的脸色精彩得像春季里山野上五颜六色的花。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