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草茨】在一起

*《式神日常》草茨cp衍生向,标题废党,短篇ooc。

—1—
九月的天光微凉,庭院里的桔梗花开了满院。
萤草推开门的时候,发现院子里多了个妖怪,是隔壁的茨木。老神在在的坐在院子里,跟弥勒佛似的,怀里还揣了球。
空荡荡的右边袖子里似乎隐隐泛着光。
萤草围着他绕了一圈,抬着手肘摩挲着下巴,思考了片刻,在他旁边坐了下来。
感觉到身侧薄弱的妖力,看着远方天际的茨木,收回视线瞥一眼唇角弯弯的萤草,旋即又挪开了,薄唇轻掀,轻声地说了句:真弱。
这是他对萤草的第一印象,第一印象就是弱到一根手指就能弄死的那种。
他说完这两字的时候,萤草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,悄悄的把散发着萤光的蒲公英放在了他的右手边。
当天晚上,茨木身上贴满了灰色的蛾子。
—2—
“啊,茨木大人,对不起!我马上给你治愈。”
萤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她正和茨木组队打鬼王,中了魅妖的茨木一招黑焰打到萤草身上,结果被带了狰的残血萤草反手“叮”地一下几乎残了血。
茨木心情复杂的看着几乎感觉不到妖气的小姑娘,什么话也没说。
“晴明大人说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,所以给了我狰。”萤草想了想,解释道。
这样的保护都快把他打死了好吗?茨木赌五个金币,如果刚刚萤草再狠一点,他就会死。
可他却忘记了,如果自己刚刚狠一点,萤草也会死在他手上。
茨木看了一眼萤草之后,第一次认真的看着比自己矮了大半截的小姑娘,语重心长地说:“萤草,你是女孩子,是个女孩子就站在男人后面好好被保护着。”
“可是你刚刚差点被我打死诶。”
现在的小妖怪啊,稍微有点本事就想和太阳肩并肩,茨木叹了口气,望着前方顶着魅妖标志的小麒麟,不动声色地和后方的座敷童子换了个位置。
—3—
茨木开始频繁的翻墙过来,他说,我有预感,我的挚友将来到这里。
其实大家都知道,酒吞童子在红枫林做望妻石,可他们都没说。
每次晴明带着萤草去打鬼王,茨木都会主动请缨跟着去,然后中了魅妖的他总是怼萤草,又被怼回去。
可他俩从来没有怼死过谁。
—4—
萤草换了新造型,走的是小清新可爱路线。
她回家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把她认出来,晴明甚至热情的邀请加入这个家庭。
只有隔壁爬墙的茨木认出了她。
茨木信誓旦旦地说:“这世界上,武器会发光而是还是植物的,只有萤草。”
—5—
晴明对茨木的第一印象是,这个大妖怪看起来有点高冷。
直到萤草换了身衣服晴明才知道,茨木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。
“卧槽,就是你,萤草,别以为换了装备我就认不出你来了。”
“还有,我每次翻墙都遇见你,你说你是不是暗恋我?”
萤草唇线微扬,笑容宛若春风般和煦,就连手中扬起的枫叶都带着春日日光般的柔和温暖。
茨木半死不活的扑在地上,衣服呈布条状凌乱的勉勉强强遮住身子。
萤草在他面前蹲下,笑容温暖:“我暗恋你?”
“不,是我暗恋你!”
晴明无言以对,叹为观止。
看来表象这东西,是不分种族的。
—6—
萤草很喜欢带着穿了一身镜姬的座敷去找茨木打架,茨木每次都会选择和座敷同归于尽。
茨木说,“我不打女人,尤其是你。”
萤草想,茨木可能对她有点意见。
—7—
萤草其实一直都很闲,除了打鬼王她几乎都窝在院子里晒太阳,日子过得像六七十岁的老人。
晴明担心她太无聊,告诉她可以去爬山,住着黑晴明的那座黑夜山。
萤草欣然点头,脑海里飘过了一长排的计划。
然后茨木就知道了她要去爬黑夜山的消息。
出门的时候,茨木趴在墙头点了一排蜡烛和一串鞭炮,心情愉快地欢送萤草,“草粑粑你走好,玩得开心。”
茨木似乎嫌不够,又补了一句,“最好被黑晴明打到不能回来。”
茨木也许对她真的有意见吧。
萤草心情复杂的瞥一眼看起来很开心的茨木,一个闪身到了他趴着的墙头下,踩着青蛙瓷器的罐子顺手就把茨木抄怀里了。
“走吧,宝贝,粑粑带你爬山。”
茨木表面上欲哭无泪,可爪子却自动自发的揽上了萤草的腰。
—8—
第二天的时候,茨木翻墙过来不见萤草。
茨木问正在搓麻将的青蛙瓷器:“萤草呢?”
“不知道。”
大天狗从隔壁墙头探了个头:“她和一目连约会去了。”
茨木转身坐在了台阶上,心里难过得像是被人强塞了一只榴莲。
—9—
茨木第一次觉得等待这东西,是个磨人的小妖精。
而青蛙瓷器则觉得大天狗很有心机。
这天萤草出门,是带新来的一目连打怪升级。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萤草是家里最早的存在,几乎所有式神都是她带大的。
茨木坐在门口发呆,看到萤草拉着一个小帅哥往这边走,手中的黑焰顿时蠢蠢欲动。
“约会好玩吗?”在意识之前,他已经问出了口,而且问得非常的……怨念。
萤草顿住脚步,一目连怯生生的扯着她的衣角,只露出了半个脸,歪着头,打量着面前脸色有些青黑的大妖怪。
“你不是去约会的吗?”
萤草盯着他,然后说:“我不喜欢和小孩子约会。”
茨木这才发现,小帅哥一目连还没到萤草肩膀,肉嘟嘟的小脸,一看就是未成年。
茨木忽然觉得被强塞下的榴莲变得好吃了。
他坐在台阶上,盯着一目连默了良久,说:“以后我陪你一起吧。”
萤草一愣,下意识点了点头,但她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,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对她来说都一样。只是茨木这么说的时候,心跳漏了一拍。
那天晚上萤草梦里梦到第一次见到茨木的时候,圆滚滚的小茨木被神乐递过来,让她领着去打怪。
战场上,小茨木站在她身后拉着她的手,说了一句,以后我陪你一起打怪。
—10—
平安京被染成白色的第三天,萤草在院子里堆了个雪房子,不大不小刚好能蹲两个人。
隔壁的大天狗坐在墙头问她要不要把茨木送过来。
“萤草萤草,茨木最近换新衣服了,你要看吗?”
萤草摇摇头,一目连站在院子门口叫她,她朝大天狗摆摆手往一目连那边小步跑过去,然后出门了。
背影那叫一个潇洒。
墙头那团火红的颜色黯淡了好几分。
委屈怨念的脸,吓得大天狗从墙头上栽了下去。
所以谁也没有看见,窄廊转角处探出来的算计脸。
—11—
这天萤草回来的时候,她发现她出门时堆的雪房子塌了,塌成了茨木的形状。
萤草抚开了茨木身上的积雪,目光落在他的头发上,带着隐隐的笑意,“这是你的新衣服?”
温暖的火红色,似乎驱散了冬日的寒冷。
“新衣服,很好看。”
“我是被大天狗扔过来的。”
“嗯,我知道,所以堆了个雪房子等你自己送上门来。”
茨木的声音十分愤怒:“你算计我!”
萤草笑了笑,说:“这叫欲擒故纵。”
萤草看着他翻过去,又翻回来几个大步跑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的用鼻孔对着她,非常生气的“哼”了一声。
“你给我等着!”
—12—
茨木半夜摸到隔壁萤草房间,只听见一声脆生生的娇喝:“来者何人?”
“你的人。”
萤草捂着额头呻吟一声,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尴尬弥漫在胸口,她抱着蒲公英滚了几圈在茨木脚边停下,“满意了?”
“嗯,满意了。”
“满意了就回去睡觉吧。”
茨木歪着头看着她,瞧见她呵欠连连,心中迟疑了一秒,鼓足勇气把她捞进怀里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萤草窝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,闭眼睡觉。
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时,她似乎听到有低沉的嗓音随风散开。
“看你算计我挺辛苦的,所以只好委屈自己自投罗网了。”

评论(20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