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路途遥远,我们在一起吧(七)

*最近山兔戏份好像有点多,不过马上她的戏份就会少了,回归正题。
*最后,食用愉快~

山兔从怀里摸出三张画的时候,萤草明显感觉红叶有一瞬间的气息不稳,她看见红叶指尖泛着红色的光。
还有一只长得像晴天娃娃的鬼娃娃。
“请问你是要这只金酒吞呢?还是这只银酒吞,还是这只红酒吞?”
萤草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“死亡之舞!”
刹那间,万籁俱寂,只有鬼娃娃撞在身上的炸裂声。
茨木面无表情的弹掉身上的灰尘和鬼娃娃碎片,确认身后之人没有任何受伤才把目光移到红叶身上,声音淡淡:“你对其他颜色的挚友不满意?”
没料到茨木会突然这么问,红叶先是一愣,然后问道:“你想每天起来看到不同颜色的萤草吗?”
茨木反问:“难道不都是萤草吗?”
茨木话音才落,山兔就又摸了三张画像出来,抖了三抖:“你是想要这个绿莹草呢,还是……”
末了,山兔还说,她还有好几位三色式神画像。
萤草想,她大概要对山兔改观了。
山兔从来都不是吃素的兔子,看她跨越种族恋上妖琴师就能够知道。
比如现在,晴明和红叶讨论如何让银酒吞变成红酒吞时,山兔偷偷摸摸的把红叶养的鬼娃娃摆成了五芒星阵。
然后一脸“我发现隔壁又有新帅哥了”的表情说道:“晴明大人,我发现红叶的鬼娃娃自动站成了一个阵,它们要炸了你。”
这句话晴明是听到了,可他不想多管。
却听见茨木冷冷地声音:“别躲我后面。”
只有红叶看着鬼娃娃欲哭无泪,放出来的鬼娃娃都要炸的,就跟阎魔和鬼使白的包子一样。
山兔看着她,躲在了萤草身后,笑:“红叶姐姐,为什么你的鬼娃娃都跑出来了?”
红叶面无表情,心里腹诽:你大爷!可是当着茨木的面,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三个字的。
毕竟,万一茨木和酒吞聊天说到她爆粗口就尴尬了。
她只能用眼神默默示意,大家心知肚明。
离开红枫林的时候,红叶送他们到枫林边,并拉住了晴明,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:“晴明大人,我觉得山兔适合在家里。”
晴明来得及点头同意,就被山兔突然扔过来的红色假发吓到了,山兔说:“银酒吞明明辣么帅,但看在你们是因为我在一起的,给你个红毛吧。”
“保证你的酒吞依旧帅气逼人。”山兔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早知道就让山兔一个人来了,一天之内被炸了两次,帅气的脸都黑了,晴明觉得心好累。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