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路途遥远,我们在一起吧(六)

红枫林。
美人如花,可脚下踩的却全是枯骨。
萤草对红叶的第一印象是,这就是个祸水。
当她看到红叶扑向晴明怀里,抱着晴明的手臂说有个银酒吞童子来找她时,萤草拉着山兔说,你看这红枫林啊,多漂亮啊。
山兔摸出三张画像,说:“请问你你要的是这个红酒吞呢?还是这个银酒吞?还是这个金酒吞?”
萤草咬着唇,迟疑地问:“有茨木吗?”
山兔白了她一眼,收起了画像。
说起来酒吞童子和红叶的爱情故事,几乎众人皆知。四月樱花里的一场邂逅,是两人爱情故事的开始。
山兔说,“这得看人,你看我俩天天爬墙,从墙上掉下去的时候,就拉你,就拉你,还说我是兔子!我明明是山兔好吗?”
萤草觉得自己还是不说话比较好。
但她知道,山兔对茨木的兴趣远比不上隔壁弹琴的妖琴师,她说,“萤草,我打算拜隔壁的判官为师,让他教我画画。”
萤草几次盯着隔壁树下弹琴的妖琴师仔细观察,百思不得其解,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看见了山兔的画,当场吓哭了。
山兔的画比巫蛊师还要丑,可就在那看不出什么东西的画旁边,工工整整的写着一句话。
你弹琴我跳舞,咱俩天生是一对。
萤草才恍然大悟,山兔这是在告白。
那幅画之后,山兔和妖琴师就出名了。
妖琴师说山兔毁了他漫长岁月的清誉,把山兔的归属权划到了自己那里。
茨木想了想,又说,酒吞童子就是因为被这故事感动到了,所以才动了恋爱的心思。
萤草无言以对,叹为观止。
看来爱情这回事,是不分种族的。
再听红叶絮絮叨叨的抱怨,萤草脑海里忽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她认真的看着茨木,像是在确定什么似的,“如果是你呢?”
茨木嘴角带着笑意,他弯腰轻轻拥住萤草,在她耳边道:“别想太多。”
萤草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停顿。

评论(6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