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茨草】路途遥远,我们在一起吧(四)

*倒回来改了这一章,依旧没有茨木视角的。

丹波国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,最显眼的不是他腰间那只晃眼过去以为是翘起来的腿,而是他那头比脑袋还大的火焰一般红发。
酒吞童子来的那一日,平安京飘着雪,冻僵了一票衣着单薄的式神。
那一天萤草和山兔在院子里弄了个篝火,烤地瓜的时候,隔着薄薄的雪雾望向隔壁,一团火红色在风中荡啊荡的,看起来特别温暖。
山兔叹了口气,语气里全是羡慕嫉妒恨:“长得好看待遇就是不一样,火都是红色的,哪像我们家,鬼火。”
萤草又看了一眼那团红色旁边一直飘的很奇怪的雪,收回视线不再说话,翻着烤地瓜沉默地等待。
然而安静不过三秒钟,就听见山兔说:“woccccc火转身了!转身了!”
“卧了个大槽,居然是酒吞童子,害我白高兴一场。”
“萤草,你快看,旁边那坨乱飞的居然是茨木。”
萤草抬头盯着山兔看了半天之后,语重心长的说:“山兔,你是女孩子。”所以不能说粗话,当然后面那句话萤草只是腹诽一下,并没有真正说出来。
对于来自萤草的提醒,山兔嘿嘿一笑:“人在江湖飘,不拘小节。”
萤草被她这句惊世骇俗的结论堵的无言以对。
她问山兔,“你从哪里学来的?”
山兔嘿嘿一笑,“孟婆那里。”
萤草不禁为孟婆泪流满面。
孟婆是山兔的好友,也是在这个平安京交的第一个朋友。
这一年,酒吞童子从大江山远道而来只为红枫林的佳人鬼女红叶一颗芳心,尚不知容貌如何的鬼女红叶导致了茨木和酒吞童子一场大战,而萤草和山兔坐在院子里烤着火吃着地瓜围观了这一场战斗。
战斗结束后,萤草和山兔百米冲刺、跳跃以及翻墙,成功降落在隔壁一片狼藉的院子里。
山兔摸出剪刀说了声抱歉,“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。”
萤草按着茨木不让他动,她想了想,说:“万一不行呢?”
“烧了灯笼鬼!”
茨木头枕着萤草的双膝,疑惑的皱着眉头,山兔那只蛙挡住了他的视线,所以他只能听见“咔嚓咔嚓”疑似剪东西的声音。
他问萤草,“那只兔子在干什么?”
萤草面不改色地看着前方:“染头发。”
山兔弄好一切,拉起蛙和萤草就跑。
大冬天的风拍在脸上,就跟身后酒吞童子葫芦里的暗器一样疼,越过围墙,山兔指着酒吞童子那头几乎要融进风雪里的头发,“看我多好,还给他做了一模一样的。”
萤草站在山兔旁边,心想她真没说谎,山兔真给酒吞童子染了头发,虽然是假发。

评论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