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狗雪】良木良人(完结)

*孟婆一出来我就没有可以写的了,所以就这么完结了,习惯性的写了一正一反,导致最后结局高能,写完不自觉地笑出了声。
*最后,食用愉快~
—正—
孟婆对雪女的第一印象是,她想把这个女的塞到奈何桥下做桥的基石,那就再也不用见到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。
直到有一天她被安倍晴明从召唤阵里召唤出来,雪女漂浮在半空中,指着她说了句“好大一只碗”。孟婆才惊觉,话是不能乱说的。
雪女是她第一次遇见想直接扔到桥下做基石的妖,言语犀利得让人恨不得她是个哑巴。
“来碗孟婆不要汤。”
“滚。”
顿了顿,孟婆叹气认命地递过了汤,“喝了吧,喝完了就过桥。”
她端着那碗以遗忘为汤料的汤,默了下放了冰块进去,一饮而尽。
孟婆神色复杂的看着她,掺了水的孟婆汤,虽然不至于忘记所有,但记忆会变成万千碎片,永远也无法拼起来。
“我想再见他一面,即便不记得也是值得的。”
她嘴角捻起一朵笑花,温婉静雅,“你的汤,很难喝。”
“你可以滚了。”
孟婆面无表情地瞪着她。
“喝了这碗孟婆汤,你若还记得生前事,便可重回人间再见你爱人一面。”
“记不住的话,就要轮回。”
地府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新规定,也许是奈何桥畔没能和爱人共赴生死的亡灵闹得太厉害,一纸文书下来:喝了孟婆汤后,还能记得生前的事,便可重回人间,与相爱之人相见。
可大家都知道,一碗孟婆汤下去,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,更何况是别人。
这便是她放冰块在孟婆汤里的理由。
她怕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可总有人会记得不是吗?
薄暮时分,山兔和着孟婆的曲子跳着她新学的舞,划破空气的展翅声让孟婆抬起了头,黑色的鸦羽似飞雪般飘落。
顺着飞落的鸦羽,孟婆看见雪女飞扑进大天狗的怀里,隐隐带着笑意:“今天还有显仁的故事吗?”
大天狗眉目温柔:“你想听什么?我说给你听。”
孟婆忽然笑了,她半瞌着眸,继续拨着手中的弦,不成调的旋律在院子里盘旋久久不散。
曾经名满天下一生为大义而战斗的显仁大将军,如今的独霸一方的大妖怪大天狗,有谁又能想到他们是同一个人?
—反—
雪山之巅。
鬼使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部狰狞恐怖的男人,有些无语:“你在干什么?”
“我在变成妖怪。”
“醒醒,你以后是要成为天皇的男人!”
“阿雪……”男人的声音很轻很轻,如同四周突然出现的鸦羽一样,几乎没什么重量,“我想陪着她,妖这一生,太漫长了……”

评论(12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