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狗雪】良木良人(六)

*嗯,是的,我没能在雪女传记里的六个日子完结,所以接下来还会有故事,但关于过去的,也就是雪女传记的故事没有了,但现在的还会有继续写。
*也许还会有过去的故事【划掉】,flag不能随便立的后果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
*最后,食用愉快~
—正—
雪女依旧在闲暇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她很喜欢伸手接住阳光,温暖的光线落下来,似乎连那颗冰冷的心都有点暖暖的。
安倍晴明说,雪女你是个雪女,晒什么太阳,下暴风雪去。
雪女盯着他,然后如他所愿下了一场暴风雪。
“雪女,你这样迟早会失去我的。”安倍晴明隔着冰块说。
雪女声音淡淡的:“哦!”
哦哦哦哦哦哦你妹啊,我很冷啊!
七月盛夏,刺眼的金色阳光笼罩着万物,空气里带着躁动不安的炙热。本来想着坐在雪女身边会凉快一点,但,好像凉快了不止一点点。
安倍晴明有点想哭。
樱花树下,大天狗掀开面具,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,他微微仰着头,从树叶缝隙里打落下来的金色光线让他忍不住微眯着眼。
四周突然一下凉了起来,原本坐在窄廊上的雪女飘到他面前,金色的日光映着她半张脸,熠熠生辉,小披风无风自动。
翻飞的样子,果然很好看。
大天狗沉默了下,众目睽睽之下,他微微起身捞过了雪女抱在怀里,一双凉薄的眸子轻飘飘地扫视一眼窄廊上蠢蠢欲动的式神。
一干式神瑟瑟发抖,只能围着冰块晴明,试图降温。
雪女伏在大天狗怀里乖巧温顺的样子,让大天狗的心情无端好了起来,他垂眼看着雪女被晒红的侧脸,探手试了试,只有些许温度。
那温度,是阳光的吧。
“显仁这个名字不好听,晴明这个名字不错。”埋在他颈窝处的雪女突然说。
大天狗听得皱眉,瞪着不远处的晴明,随即张开羽翅挡住了众式神的视线,低头吻住她的唇,惩罚似的咬着,直到雪女从眼神迷离到茫然,才满意地放开她。
雪女偶尔会想起显仁,但转瞬即忘,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,连不起来,就好像是被人故意消除了一般。
想起显仁的雪女会有自己的小心思,变得像个有血有肉的人类少女,所以故意提起这个名字,满足自己的小心思。
可大天狗又怎么会不知道,不知不觉间便成了纵容。
—反—
九月二十九日雪,显仁死了。
雪女握着那株雪莲,明明和她同样冰冷,她却觉得手心烫得都要燃烧起来一般,很暖很暖。
清晨时,雪山之巅的风雪骤停,空气似乎因为风雪消失的缘故,带了一丝暖意,雪女看着男人从崖上摘下了那朵雪莲,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“我死后,能将我葬在这里吗?”男人的声音很轻,出奇的温柔,雪女伸手接住了他倒下的身体。
“我能拒绝吗?”雪女的声音淡淡,眼里却闪过一丝哀戚,“这里太冷了,显仁。”
“我很开心,你最后能够叫出这个名字。”
男人慢慢地笑了,他扶着雪女的肩,缓缓坐起来,吻住了她的唇,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。
雪女面无表情看着他。
“这个,你帮我带到我妻子坟前吧。”男人终于还是把雪莲放在了她手心里,用那一双依旧明净的双眸看向雪女。
他的气息随着落在掌心的雪莲一点点的虚弱下去,最后几不可闻。
“阿雪,我很开心,最后死之前还能再见到你,虽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“这雪原太冷太寂寞,把我葬在这里吧,我想陪着你……”
“阿雪,卿卿吾爱……”
四周再度安静下去。
“显仁?”雪女轻声喊出这个名字。
并没有人回应。
雪女低下头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男人的脸,还是偶尔断片记忆里的模样,微微上翘的嘴角总是带着柔和的笑意。
脑海里忽然想起了那时候,天皇一纸奉书,发配北边寒冷之地,她还是人类模样的时候,显仁站在门口,夕阳的余晖笼罩着他,颀长挺拔的身形,仿佛站成了一棵乔木。
“夫君,听说北方的雪原有雪莲,到时候可以去看看吗?”
“好啊。”
这便是约定之初。
显仁你真傻,我都已经不在了啊,为了一个承诺,你竟搭上了自己的性命……
雪女抱着男人头埋在他的颈窝处,消失了很久的小雪妖难得的安静下来,坐在她头顶,一下一下轻柔的拍着她的头。

评论(6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