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狗雪】良木良人(五)

*嗯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,传记扩写什么的我不知道,想虐虐不起来,好了就这样,食用愉快~
—正—
“显仁,是我以前的名字。”清冷如山泉般的声音久久不散,徘徊在耳边。
那声音好似带着难以言明的魔力般,撞进了雪女的内心深处。
在那里,有什么冰冷的东西似乎开始融化,变得暖暖的。
大天狗的眉目在瞬间染上了暖暖的笑意,声音低沉,温柔缱绻地好像对待心爱之人,就连落在眉心的吻也带了醉人的温柔。
“我很开心,至少,你还记得这个名字,阿雪……”
带了绵长的尾音温柔,雪女捂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,足尖点地,一瞬间飘远落在了那棵大天狗常常小憩的樱花树上,任大天狗威逼利诱怎么也不下来。
雪女坐在树上,不敢动。
她的手紧紧抓着胸口,几乎要把它捏碎。
她觉得,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。可她不敢去想,似乎只要自己一想,那东西便会如镜花水月般一碰即碎。
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,那些总是破碎的记忆,怎么也拼凑不起来。
显仁,显仁……雪莲……
显仁是谁……
你看,她又忘记了。
雪女表情的变化大天狗尽收眼底,他看着她从慌乱到震惊,最后到茫然,只有短短几十秒的时间。
大天狗忽然笑了起来,他轻声叫雪女:“阿雪,你还在吗?”
没有人回应。
四周一片安静,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,和衣物摩擦过树干的声音。
雪女从树叶里探头出来,表情有点迷茫:“你把我卷上来的?”
大天狗仰起头看着雪女,眼里闪着暗影浮动的细碎光芒,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:“你想被我卷吗?”
—反—
九月二十八日雪,雪山之巅。
雪女按着男人因为疼痛而乱动的手脚,紧紧地把他箍在自己怀里,冰冷的视线却穿过风雪落在那崖上的雪莲。
很漂亮的植物,白得近乎透明的花瓣,在这风月之中脆弱无比,似乎随时都能随风而散。
男人伏在她瘦弱的肩上,黯淡无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朵近在咫尺的雪莲,用近乎哀求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吼道:“让我过去,让我过去!”
“采到了……就能带给阿雪了,你让我过去!”
破碎而嘶哑的声音漫过男人的喉咙,响彻在雪山之巅的每一处,让人忍不住动容。
雪女不自觉地一怔,在她力道松下的那一刻,男人轻松的挣脱了她,朝着雪莲跑过去。
可是很快他就倒下了,雪花不要命似的往他身上落,很快他就只剩下了手在外面。
“你会死的。”雪女声音清冷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
而她却朝着男人飘过去,将他从雪里挖出来,抱着他迅速退回了之前的位置。
男人依旧挣扎着要去采雪莲,雪女干脆整个人压在了他身上,男人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墨色的发细密而温柔的缠着男人的手指,他突然笑了,颤抖着抱住了雪女,视线里唯一的落点是雪女头上的发饰。
他的妻子,也有这么一个发饰,她还喜欢小披风,那样的话她站在风里,小披风随着风荡啊荡的,很好看。
他摸了摸雪女冰冷的脸,终于忍不住凑近亲了亲她的嘴角,声音里有着淡淡地宠溺:“阿雪,你看到了吗?是雪莲。”
雪女难得没有反驳,安静地枕着他的胸口,那里传来微弱的跳动声,她缓缓瞌上了双眸。
等他死了,就带他到他妻子的坟前吧,在那里埋葬他。
那样的话,雪山之巅还是净土。

评论(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