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【狗雪】良木良人(四)

*大概要结局了,因为雪女的传记只有六天,所以……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收尾。
*最后,渣文笔,希望不要嫌弃,食用愉快~
—正—
雪女很喜欢在衣服上加个小披风,这让她悬浮在半空时,风吹着小披风荡啊荡,有点点唯美,也有点点飘飘欲仙。
那天大天狗问她想要什么,雪女下意识地回:“小披风。”
这个回答让大天狗难得的怔愣了片刻。
雪女见他不说话,扯着自己衣服后面的小披风,一本正经:“就像这样的。”
那模样认真又带了些纯真可爱,大天狗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。
结果自然是大天狗被冻住了右手,他垂下眼看着右手,无声地笑了笑,雪女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事物和人冻起来这个习惯,似乎怎么改不掉。
第二天,雪女收到了新衣服月见之樱。
印了落樱的淡紫色披风,缀了铃铛的狐狸面具头饰,她喜欢得不得了。
但是……
她摸了摸取代了毛绒球的铃铛和蝴蝶结,皱起了眉。
“小了。”
向来古井无波的大天狗也没稳住,小小的打了个趔趄,他揉了揉雪女那头柔顺的黑发,“不喜欢?”
“喜欢,就是有点不习惯。”
雪女垂下眼,视线被铃铛割破,但仍然一路看到了脚底。
大天狗自然是没有错过她的一举一动,他淡淡地开口,声音里却带了丝笑意,“要我把面具给你吗?”
“好呀。”
她话音刚落,那丑丑的面具就被塞进了她手里,雪女讶异的抬眼,却正好对上了一双骄阳般璀璨的眼睛。
雪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突然失了规律的跳动起来,身体里冰冷如死了一般的血液突然像活了一般,迅速地流淌着,差点儿让她无法呼吸。
有一个声音在脑海深处叫嚣:是显仁,他还活着,他还活着!
可以下一瞬间,雪女又愣住了,她的手抚上大天狗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,冰凉的手指细细地描绘着他的眉眼,几乎是下意识般。
“显仁……是谁?”
—反—
九月二十七日雪,那个男人依旧昏迷不醒。
雪女觉得,他应该就快死了。
对了,男人有个很别致的名字,显仁,不同于当下那些太郎、次郎,转瞬就忘了。
男人偶尔清醒的时候会给雪女讲故事,无非是他征战沙场骁勇善战,可近几日他说得最多的是他的妻子,阿雪。
那个如同樱花般可人的女子。
小雪妖在昏迷的男人周围跳着舞,嘴里碎碎念:“快死吧,死了就有新冰雕了~”
几乎是一瞬间的事,小雪妖钻进雪地里,雪女手里的冰刃飞过去,男人睁开了那双她特别喜欢的眼睛,冰刃堪堪停在了他额前,随后一阵从内而外的破裂声,冰刃炸成了细碎的闪闪的粉末。
雪女面无表情:“这个雪烟花漂亮吗?”
男人也不戳穿:“很漂亮。”
一阵无言。
雪女瞥了眼他,悄悄用冰甲术护住了他受伤流血的腿,这才开口:“今天的阿雪做了什么?”
听到这个名字,男人的表情瞬时柔化了好几分,“我和阿雪做了一个约定,一起来雪原看雪莲……”
雪女的脑海里闪过昨天看到的画面,有些不确定地问:“那她……是不是不在了?”
“嗯……”男人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,带着无言的忧伤。
小雪妖从雪地里冒出了个头,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雪女按了回去,雪女想了想,偏头问:“后来呢?”
发饰上的铃铛随着她的动作轻晃出声,声音清脆悦耳,男人抬头对上她清亮动人却毫无波澜的黑眸,笑着说:“自然是来到雪山之巅,为她采下雪莲。”
雪女瞥了眼他苍白的脸色,“你真傻。”
“我也觉得。”男人的声音愈来愈小,后来终于默了下去,只剩下清浅的呼吸声。
雪女把他挪到背风处,把摇摇欲坠的雪房子加固冻成了冰块,这才走出来,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雪山之巅。
快了,很快了。
可是你也快死了,显仁。

评论(6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