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
迟来的圣诞放糖。
—86—
时值圣诞,最近出了个山兔大暴走的活动,晴明带着一家子扛把子去溜了一圈回来摆了几桌麻将昏昏度日。
萤草蹲在门口看青蛙搓麻将,旁边跃跃欲试的山兔被妖琴师按在怀里,扑腾着脚。
最后妖琴师生气了,冷笑一声,声音里都带了寒意,“再吵,就把你扔到山兔大暴走那里去。”
山兔顿时安静了,她抱着妖琴师的胳膊,默默地啃着胡萝卜。
孟婆蹲在萤草旁边,咬着她的蒲公英,声音十分愤怒:“萤草,我不开心!我也要这么一个人宠着我!”
萤草微微侧头,瞥见小姑娘眼里的羡慕,伸手把她捞进怀里,“我陪你去美食街卖汤吧。”
“粑粑我爱你。”孟婆欢快地抱住她。
正牌阿爸晴明默默地甩出手中的牌,“清一色。”
出门的时候遇见隔壁的茨木,他坐在积了薄雪的围墙上,一手托着手肘,一手托着下巴,满脸疑惑地看着准备出门的萤草:“怎么不去打山兔?”
茨木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萤草和孟婆两个人都愤怒了,“卧槽!那是山兔吗?那根本是奥特曼,而我们是小怪兽。”
茨木微怔,还没想出该如何回答,他家山兔扑哧扑哧爬上了墙头,金色的长袖垂了几乎半个墙头。
几乎是一瞬间的事,孟婆和碗妖跳进了萤草的怀里,扯着嗓子说:“粑粑快跑。”
茨木望着绝尘而去的娇小身影,一巴掌拍在蛙身上,“那是我的妖。”
无辜的蛙泪流满面。
—87—
茨木半夜摸到隔壁萤草房间,只听见一声脆生生的娇喝:“来者何人?”
“你的人。”
萤草捂着额头呻吟一声,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尴尬弥漫在胸口,她抱着蒲公英滚了几圈在茨木脚边停下,“满意了?”
“嗯,满意了。”
“满意了就回去睡觉吧。”
茨木歪着头看着她,瞧见她呵欠连连,心中迟疑了一秒,鼓足勇气把她捞进怀里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抱着枕头打算找萤草睡觉的孟婆,足足愣了三十秒才缓过来,转身扑进了碗妖怀里,泪流满面:“粑粑被采花了。”
—88—
圣诞节那天交换礼物,荒川抽到了椒图,妖琴师抽到了山兔,萤草抽到了隔壁乱入的茨木,雪女同样抽到了隔壁乱入的大天狗。
妖狐盘腿坐在被炉里安静的嗑瓜子,直到那个粉衣小僵尸放了一只狗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他的目光落在小僵尸青色的脸上,伸手摸了摸,如同想象里一样的凉,小僵尸笑了笑,笑容甜甜的很可爱。
“叔叔,圣诞快乐!”

评论(2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