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
今天冬至,所以撒个不算狗粮的狗粮。
—84—
平安京的冬日飘着雪,冻死了一票单身狗。
萤草坐在院子里做了个雪房子。隔壁的大天狗坐在墙头问她要不要把茨木送过来。
“萤草萤草,茨木最近换新衣服了,你要看吗?”
萤草摇摇头,一目连站在院子门口叫她,她朝大天狗摆摆手往一目连那边小步跑过去,然后出门了。
大天狗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,笑意有些贼贼的,“怎么办?茨木,萤草和一目连约会去了。”
蹲在墙角的茨木听见这句话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说好的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呢?
大天狗被茨木怨念的表情吓了一跳。
他问,“茨木,要跟踪吗?”
茨木瞪了他一眼,“回家睡觉。”
大天狗望着茨木往房间走去的背影嘿嘿一笑,展开羽翅朝萤草的方向飞去了。
这一年的平安京冷到不行,八岐大蛇扛不住回去冬眠了,而麒麟四兄弟开了一家烧烤店。
平安京被雪染成白色的第三天,晴明抱着存了一年的小钱袋请大家吃烧烤。
麒麟四兄弟烤着烧烤,看着眼前这一大群人,失声痛哭。
风麒麟哭着说,“你们不会吃到不喜欢的,就揍我一顿吧?”
水麒麟哭着说,“你们会结账吧?”
晴明看着黑社会打手似的雷火两位麒麟,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。
一群式神吃完火锅,捞起武器把麒麟四兄弟揍了一顿。
晴明只觉得明明风刃一样的冬风突然温暖了。
—85—
那天吃完烧烤回到家,萤草发现她出门时堆的雪房子塌了,塌成了茨木的形状。
萤草扭过头望着天上跟了自己大半天结果把自己冻成狗的大天狗,含笑问:“你们家茨木的新衣服?”
大天狗冻僵,抖着唇说不出话来。
跟着萤草进来的雪女抬头轻描淡写地扫视一眼,抬手一颗蕴含了妖力的雪球飞上去,正中大天狗。
然后雪女伸出双手,眉目淡淡,眼底却有细碎的笑意,“送上门的冬至食材。”
等雪女抱着“食材”大天狗离开,萤草这才得空抚开了茨木身上的积雪,目光随即落在他的头发上。
火红色的头发是这雪地里最亮丽的颜色。
温暖的颜色,似乎驱散了冬日的寒冷。
“新衣服,很好看。”
“我是被大天狗扔过来的。”
“今天晴明请我们吃烧烤,我们全家都去了。”
茨木一边拍着身上的雪,一边往回走,声音没什么起伏,“哦。”
萤草看着他翻过去,又翻回来几个大步跑到她面前,伸手小心提抱起她,“我冷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