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
我终于想起了之前的女妖,其实女妖是个人!
—77—
晴明砸锅卖铁【划掉】把家里足球队和式神们不允许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式神拿去返魂,换了一目连回来。
一目连来的第一天。
晴明:我感觉我离欧洲不远了。
一目连来的第二天。
晴明:大爷的居然是个辅助!!!我还不如换黑蛋蛋回来炸成烟花!
一目连来的第三天,结束单方面虐大章鱼。
晴明:一目连粑粑,以后防护交给你了!
—78—
最近不怎么出战萤草准备去爬山,黑晴明那座黑夜山。
茨木趴在墙头点了一排蜡烛和一串鞭炮,心情愉快地欢送萤草,“草粑粑你走好,玩得开心。”
最好被黑晴明打死回不来。茨木在心底默默补充了一句。
哪知萤草一个闪身到了他趴着的墙头下,踩着青蛙瓷器的罐子顺手就把茨木抄怀里了。
“走吧,宝贝,粑粑带你爬山。”
茨木心痛的无以复加。
—79—
山兔最近扭到了脚,在屋里躺了三天终于能够出门,然后她发现晴明变了,蓝色的挂件变成了红色的不说,就连发型衣服也变了,露着胸膛也不怕冷。
“卧槽!阿爸你怎么了?你就算改变你的发型也无法偷渡啊啊啊啊啊!”
“阿爸你醒醒!!!”
……
一目连回头睨了一眼蹦豆山兔,轻描淡写道:“我叫一目连。”
“大爷的晴明你别以为换了设定我就不认识你了!”
从门外进来的晴明看了一眼院子,退了出去,“抱歉,走错门了。”
#我家山兔今天有点不正常。#
—80—
妖琴师开了家古琴补习班,没有一个人报名。
其实他弹琴就那么几个调调,大家都没告诉他,因为听得多了,也就习惯了。
—81—
这是一个很平静的早晨,晴明在做完日常任务后去领勾玉。
礼貌的砸门进去,领完勾玉正准备出门,却见到了一个略微熟悉的人。
那天晚上的女妖啊啊啊啊啊!!!
等等,哪里不对。
丫的是平胸,还是男的!
—82—
女妖远看是搓衣板,远看也是搓衣板。
哦,你问他是谁?
地主家的傻儿子呀!
—83—
地主家的傻儿子和隔壁的姑娘打赌输了,然后穿上姑娘的衣服,化好妆,出门见到的第一个人亲了之后要带回家。
这才是事实的真相。

评论(2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