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
—45—
平安京公告栏又出了新的公告,标题是醒目的血红色大字。
#来讲故事吧!#
奖金是十万金币,众式神纷纷报名参加。
萤草:讲个爱情故事,隔壁有个玩球boy叫茨木,有一天,他来我家坐在院子里四十五度仰望星空,我心跳漏了一拍,含羞带怯地过去陪他一起仰望星空。
隔壁的茨木:讲个悲伤的故事,我的挚友住在隔壁,那天我爬错了墙走错了院子,有棵发光的草坐在我身边,第二天,我身上爬满了灰色蛾子。
雪女:讲个人间惨案,我们家来了个妖狐,来的时候,他是个光棍,现在他还是个光棍。
妖狐:讲个悲伤的故事,小生至今单身,冰块脸妖琴师都有山兔了,我还是单身。
山兔:讲个不开心的事,陪孟婆去见阎魔大人认亲,被阎魔大人的包子炸了。
妖琴师:嗯?什么时候的事?我怎么不知道?
山兔:我错了。
帚神:讲个开心的故事,我现在已经拥有一支军队了,而晴明依旧没有姑获鸟。
晴明:我选择死亡。
—46—
椒图最近喜欢上了收尸,收般若的尸。
般若是新来的式神,长得很漂亮,眉梢总是轻轻上挑,漂亮而倨傲。
这天她照例坐在贝壳里,睁着一双大眼睛围观般若怼萤草。
她看见般若神情嚣张,趾高气扬地站在萤草面前,头上的鬼面具显得格外狰狞。
椒图捏着小扇子,紧张的看着般若,做好了收尸的准备。
意外的,萤草今天格外温柔,她踮起脚尖揉了揉般若柔软的发,声音清润好听:“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呢。”
椒图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这剧情不符合发展呀,她开口准备说些什么,却被人从身后温柔的捂住,然后身子腾空,落入了温暖熟悉的怀抱。
“诶诶,他们还没打起来。”
她推了推荒川的肩膀,声音娇俏可爱。
荒川轻笑了声,声音低沉:“你觉得打得起来吗?”
椒图沉默了。
身为ssr的荒川都扛不住萤草的平砍,更别说新来的般若了。
这边般若气得鬼之面具开始砸,全然忘了萤草兄贵草的称号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反击死了。
萤草摸着头干笑:“忘记换下狰了。”
椒图成功收尸!
—47—
椒图是半人半鱼,出门基本靠荒川公主抱,所以每次她动了出门的念头,荒川就会把隔天的时间全部空出来。
这天荒川带着般若去打八岐大蛇,椒图临时想出门,孟婆热情似火把她请上了碗妖身上,还带上了她平时居身的贝壳。
没想到出门就遇见了荒川。
挺拔的身姿,成熟刚毅的脸,配着大好的日光,勾人心弦。
“大蛇打完了?”椒图问。
荒川抿着唇,点点头,从碗妖身上抱起了她,然后道:“我跟般若说如果我去打,大蛇就不会给我六星狰,所以他自己去打了。”
说完就抱着椒图散步去了。
当布景的孟婆:为般若点蜡。

评论(2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