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
依然是没有车的搞笑日常,微琴兔。
—41—
听说晴明患了相思病。
听说土御门那位非洲脸晴明喜欢上了一个妖怪。
嗯,阴阳师要和妖怪在一起了。
平安京,要完了!
山兔歪着头,窝在妖琴师怀里,两只手搭在他的手臂上,一脸迷惑看着公告栏上最新的头条,“妖琴师,这是真的吗?”
妖琴师抬手压下了山兔长长的软软的兔耳,这才得空瞧见那几个被山兔耳朵挡住的字。
by 来自非洲家庭的草爹。
“萤草最近又做了什么?”妖琴师答非所问。
山兔眨了眨眼,“昨晚她带我去围观鬼王火麒麟,她带着姑姑打了麒麟一百多万的血。”
妖琴师的眉凝成了川字。
—42—
院子里最近多了个玩球boy,老神在在的坐在院子里,跟弥勒佛似的,怀里还揣了球,晚上的时候,他的右手袖子还会发光。
萤草觉得好玩,等天黑下来,拿着加了特效的蒲公英坐在他旁边,安静的发着光。
然后……
他们在一起了。
才怪。
夏天蚊虫飞蛾喜欢光亮,隔天早上,两人身上贴满了灰色的蛾子。
—43—
“讲个鬼故事,我看见山兔和妖琴师睡在一起了,孟婆把她的碗妖堵在了房间门口。”轮班的帚神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萤草不相信,伸手摸过了玩球boy茨木的球往帚神身上砸,帚神冷漠脸躲过,然后往妖琴师门口一指。
“自己看。”
话音刚落,一群小妖动作一致的转头,定格。
(⊙o⊙)
⊙▽⊙
Σ( ° △ °|||)︴
(๑ʘ̅ д ʘ̅๑)!!!
妖琴师抱着小脸通红的山兔拉开了门,一脚踹开了门口躺着的碗妖,紧接着,孟婆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拽着他的衣摆走了出来。
事情好像比帚神描述的更加复杂。
—44—
家里首次召开了家庭会议,主持者是沉迷于相思,日渐消瘦的晴明。
晴明敲桌子,示意大家安静,等静了下来才开口:“妖琴师,你怎么说?”
兔子还在妖琴师怀里睡觉,只不过兔耳被妖琴师小心的压住,估计是怕吵着她了。
随即,他伸手往后一捞,把孟婆拎到前面来,让她解释。
感受到四面八方强烈视线,孟婆只觉得头皮发麻想要逃跑,妖琴师却已经扣住了她的肩膀,不让她有任何动作。
“坐下,解释。”
“是!”
孟婆一个指令一个动作,乖巧地坐好,开始解释:“我怀疑阎魔是我失散多年的母亲,判官是我失散多年的父亲。”
众式神:等等,这两人有一腿?而且还腿长出了个私生女?
“我觉得这件事,对我来说就像被鬼使白的包子砸了一脸,所以我偷了酒吞的酒,借酒消愁。”
孟婆瞄了一眼妖琴师,发现他依旧冷着一张脸,没什么表情,赶紧补上:“和山兔一起,在妖琴师房间里喝酒。”
晴明面无表情站起来往外走。
“散了散了,回去睡回笼觉。”
众式神一哄而散。
只有萤草,她端坐着,看了看孟婆,又看了看妖琴师,然后道:“孟婆,你家碗妖真傻,家里的门是拉开的,不是推开的。”
所以碗妖堵门这件事是假的。
孟婆一脸懵逼。

评论(2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