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这回没兔子和妖琴师的故事!
—29—
妖狐把家里女式神撩了个遍,但从来不敢撩萤草。
原因是有回去打鬼王,中了魅妖的萤草“叮”地一下把他抽死了。
那时候他四星,加上身上晴明给他主攻击的破烂装备加成,差不多六千多的血。
而萤草平砍暴击七千多。
—30—
萤草去找妖狐道歉,并表示可以让他砍回来,妖狐二话不说风刃突突突,刚突了两下,萤草反手“叮”了一下。
妖狐扑街。
目睹了一切的晴明满心欢喜,凑上前问萤草:“六星狰好用吗?”
依旧满血的萤草笑容可爱,“谢谢晴明,超级好用。”
晴明觉得萤草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是输出,上天真的是太残忍了,于是拼死拼活买了四件套的六星狰给萤草。
去地狱走了一遭被鬼使黑带回来的妖狐,奄奄一息,满脸控诉:“晴明,我也要六星狰,萤草是奶妈你该给她树妖。”
晴明黑人问号:“萤草不是单体输出吗?”
—32—
萤草后来多了一个称号:平安京的兄贵草。
因为她喜欢去隔壁找茨木打架练级,穿着那套六星狰,带着五星镜姬座敷童子。
—33—
晴明在家里搞了个活动,模仿谁是真凶,主题是早就想好了的。
#谁是真正的椒图。#
注解:荒川抱回来的那位。
和兄贵草打完大蛇回来的荒川,一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院门,就看见了水池边齐齐排开的椒图,不多不少刚好七个。
荒川皱起了眉,走过去把中间的椒图从贝壳里抱出来,椒图习惯性的环住了他的脖子。
“嗯,就这个了。”荒川沉声道。
晴明: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椒图后来问荒川是怎么认出她来的,荒川盯着她的贝壳看了好一会儿说,“我就知道中间那个是你。”
椒图捂着唇,俏脸微红。
—34—
荒川抱着椒图坐在樱花树下晒太阳时,山兔在椒图的贝壳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标记,有点像荒川毛领上的水灵鲤。
山兔把这件事告诉了晴明,晴明气得跑到仓库去,发誓要在每个椒图的贝壳上刻上同样的印记。
然后……
然后仓库里的椒图都没有了,只有几个零散的碎片。
负责打扫仓库的帚神解释说,那天活动结束后荒川给椒图做了一顿贝壳人鱼餐,材料是那些多出来的椒图。
所以,谁是椒图这个游戏下次不能玩了。
#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#
—35—
家里的晚餐是轮流做的,今天轮到了鬼使白,他做了包子大餐,他最喜欢的那种包子。
然后晴明家里发生了有史以来最惨烈的爆炸。
那天晚上,大家集体蹲在土御门小路数星星。
瀚海星云,月光皎皎。
晴明一身白衣在夜色里格外亮眼,风轻扬起他的发,唇畔不经意间地微笑,让人不经意间心漏跳一拍。
“那啥,小白,你下次要不要考虑做个地雷去炸了对面欧洲寮?”
怕冷的鬼使白窝在哥哥鬼使黑的怀里,旁边还蹲了只白胖胖眼神凶狠的包子。
在晴明期待地目光下,鬼使白一本正经地解释:“阎魔大人只教了我怎么做包子,没教我做地雷。”
晴明:눈_눈

评论(6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