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意外的还有后续
—17—
妖狐来家里的第一天,妖琴师把他揍了一顿。
妖狐来家里的第二天,把家里的漂亮小萝莉小姐姐们撩了个遍。
妖狐来家里的第三天,被山兔的幸运套环套成了纸片人。
妖狐来家里的第四天,撩了春游归来的雪女和三尾狐,被三尾狐红颜怒放一百遍后又被雪女冻成了冰雕。
妖狐来家里的第五天,他坐在晴明面前,态度极度恭敬:“晴明大人,我想回家。”
晴明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,声音冷且淡:“进了这院子,你生是这院子的式神,死是这院子的鬼。”
晴明这番话说得激情昂扬,可妖狐只想给他几个风刃,削死这个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的阴阳师。
妖狐是发自真心的想回家。
—18—
山兔最近喜欢上了麻将,她觉得每次青蛙瓷器扑街时最后那个杠上花特别帅气。
可妖琴师不准她学。
山兔觉得委屈,她去找晴明哭诉:“晴明,我想学杠上花。”
“去问妖琴师。”
于是山兔又折回去问妖琴师,正在弹琴的妖琴师抬眉扫了她一眼,“杠上花和晚上去赛跑选择哪一个?”
“我选择死亡……”
—19—
山兔和孟婆是家里最亲密友好的好姐妹,可揍起对方的小姐妹来毫不留情,要么晕到死要么变成纸片人。
但两人从来没有打过架。
有时候山兔会陪孟婆去三途河卖汤,卖完后还能在地府来一次自由的赛跑。
这天收完摊例行赛跑。
然后出事了。
山兔的蛙踩了鬼使黑,孟婆的碗妖撞了鬼使白。
两个小家伙第一次遇见这件事,脑袋简单得很,拖起地上的两只带回了家。
—20—
晴明觉得山兔是个小福星。
带回了孟婆,带回了妖狐,还带回了鬼使黑白,连带着判官也很来了。
但同样的,他也觉得山兔是个闯祸精。
地府的判官抄起一张能绕院子三圈的清单,砸在了他面前。
晴明想,总有一天他会穷到吃土。
—21—
山兔一脸愧疚的坐在妖琴师身旁,红色的大眼里蓄满了晶莹的泪水。
晴明看着心疼,但还是硬着心道:“如果哪天你把身穿毛领大衣的叔叔带回来了,我就原谅你。”
“不是带回来了吗?”山兔眨了眨眼,有几滴泪水顺着圆润的脸滑落。
“不是这个毛领,是另一个,毛领上还有水灵鲤的。”晴明耐着性子解释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山兔一副乖巧的模样,顺手拿起妖琴师的袖子抹了把脸。
妖琴师本来就冷的脸,又冷了几分。
—22—
晴明在窄廊上坐了一晚上,差点被冻成了一只dog。
他的房间被妖琴师弹琴时“不小心”破坏了。
晴明也觉得委屈,“为什么?”
妖琴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山兔的房间,“她怕冷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