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三岁

建国后飞升的咸鱼要用地雷炸出来。

式神日常

日常向,无cp。

灵感来源于每天都在赛跑的两只。

我有特殊的加速技巧
—1—
最初见面时,平安京下着细雨,山兔坐在蛙的头顶如同蝗虫过境一般,轰轰烈烈地从妖琴师面前跑过,踩在水坑里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妖琴师白衣的下摆。
连带着站得他最近的安倍晴明,蓝色的衣摆上也遭了殃,面如冠玉的脸瞬间黑了半边。
晴明袖子一甩,指着前方只剩残影的山兔说:“上吧,皮卡丘……啊呸,妖琴师,给我抓住那只兔子。”
妖琴师眉目冷淡地瞥了他一眼,琴弦微动,踩着风追了上去。
晴明被那一眼瞪得打了个激灵。
—2—
庭院里多了只山兔,听说是妖琴师捉回来的。
式神们觉得好奇纷纷去围观,她们想看看是哪个山头的兔子竟然让妖琴师亲自出手。
然后是式神们见到了一位满身泡泡洗着衣服的兔子,小小的,很可爱的一只。
妖琴师穿着中衣坐在她旁边弹着琴。
画面很美好,飞扬起的泡泡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芒,如梦似幻。
不成调的琴音里,耳尖的式神听见小兔子软软糯糯地声音:“下次我不敢了。”
下次我不敢了?不敢什么了?
式神们黑人问号。
—3—
山兔很吵,虽然它很可爱。
山兔喜欢在夜里自由如风的和三途河畔坐着碗妖的孟婆赛跑。
从平安京的这一头到那一头。
可妖琴师喜静,山兔第一天夜跑就被他抓住了,还顺便捉回了一只孟婆。
当妖琴师把孟婆和山兔绑在一起,扔在晴明房里时,本来要暴走的晴明,在看见孟婆时顿时没了气。
“从今以后你就是家里的老大了。”晴明感激涕零地说。
他已经预想到未来的某一天,妖琴师把绑成一串粽子似的ssr丢在他面前。
—4—
晴明是个非洲人,很非很非,除了雪女这位内定的sr,他就只有妖琴师这位sr。
家里的帚神已经可以轮班制扫地了,但他还是没有第三位sr。
—5—
山兔和妖琴师第一次一起出战,对面阴阳师带了和他们同样的队伍。
对面妖琴师速度比这边快,山兔好不容易逮了个机会套环,一击中的。
妖琴师被套成了纸片人。
然后晴明抄起扇子敲了好几下。
山兔觉得委屈,抱着头哭诉: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不信你问妖琴师。”
晴明立刻把眼神移向山兔旁边的纸片人。
纸片人冷漠脸.jpg。
—6—
对面的妖琴师带了魅妖,山兔中了招,把自家妖琴师套成了纸片人。
这件事,回去后被式神笑了很久。
山兔还给妖琴师洗了一个星期的衣服。
—7—
每天去忘川河摆摊卖烫的孟婆回来时,正巧看见山兔在洗衣服,从碗妖身上跳下来,扛着碗妖送到了山兔洗衣服的盆里。
碗妖的爪子锋利,在盆里扑腾时不小心撕破了那件白色的衣服,山兔红色的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,跟个鬼灵精似的,对着空气大喊:“妖琴师,你的衣服被孟婆划破了。”
周围的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。
隔了一会儿,只听见妖琴师清冷地嗓音:“补还是不补?”
山兔泪流满面:“我补。”
孟婆看她的眼神宛若看一个傻子。

评论(8)

热度(59)